印度不仅也有少林寺,还互相争夺正统

南北朝年间,僧人跋陀自天竺(今印度)来中国传教,北魏孝文帝为其在河南嵩山建立了少林寺,才有了少林寺如今名震全球的这段法缘。

而如今的少林寺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少林早已不乏各族裔弟子。这些外籍少林子弟也不负众望,励志将少林寺分部开到世界各地。

美国、俄罗斯、德国、澳大利亚以及日本等国皆有少林寺分部亦或少林文化中心,受到不同文化的影响,这些地区少林文化也各具特色。

位于德国柏林市中心地带的少林寺

日本少林拳法大会

这也不乏来自佛教起源地——印度的崇拜者们。但时隔多年,慕名而来的印度少林弟子打算将这段缘分“转”回去的时候,呈现出来的画风似乎有些独特。

1

在Youtube上有一位教少林功夫的印度师傅,在自己账号频繁更新了8年的功夫内容视频,数量多达个。几乎所有视频内容都是宣传他自己开办的少林功夫学校。

这位乍看就是一副“武痴”模样的师傅的少林功夫机构开在印度南部的安德拉邦内洛尔市,他还在自己网站上给这个机构起了个中文名,叫做“少林传统功夫和尚培训”。

可以简称武僧培训机构

仔细看这位印度“shifu”(既老外口中的功夫师傅)自己写的履历,确实来头不小——他从事武术行业29年,各个年龄段学徒多达49.5万人(其中还有中国人),保持着32项吉尼斯世界纪录、3项林卡纪录(LimcaBookofRecords,一个印度版吉尼斯)以及其他各类武术相关的63项世界纪录。

至于他少林功夫大师的身份,PrabhakarReddy自称师从少林武学大师释延武,从他发布的照片来看,他确实曾前往过嵩山少林寺求学,不过具体是否如他所言就无从考证了。

在PrabhakarReddy视频中的训练教室中,背景墙上写着一句中国人也不太能读明白的句子“少林寺学功夫印度”。

这位功夫大师的各项世界纪录看起来也是颇为骇人——

例如铁头功来开瓶盖,一分钟开了68瓶汽水。

或是一分钟在人肚皮上劈64个西瓜。

以及难以看出武学奥义的蒙眼砸椰子环节。

所谓“天下武功出少林”,这一点海外少林寺贯彻的相当彻底。PrabhakarReddy身怀多门技艺,他的少林培训机构里从少林功夫到咏春、散打、泰拳、瑜伽等等,多门技艺皆可学习,可谓集众家之所长。

如果将PrabhakarReddy的和尚培训机构看作是印度“南少林”的话,那么你还可以找到对应的“北少林”。

“北少林”创始人深谙中国俗语“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的道理,将一座最大的少林武术训练中心建在印度北部北阿坎德邦的喜马拉雅山脉中。

这位“shifu”名为KanishkaSharma,与前面那位相比看起来似乎儒雅一些。他也擅长包括印度传统武术Kalaripayattu和空手道在内的7种武术,曾指导多部宝莱坞动作片,同样自称手下教过的学生达上万人。在小有名气后,KanishkaSharma接受不少媒体的采访,字里行间无不强调其少林出身的骄傲。

这位印度武术大师与少林寺的缘分来源于一部名为《少林三十六房》的电影,他为电影中的武侠世界深深着迷,并为此开始学习中国功夫。他曾拜入嵩山少林寺门下,后还去过福建南少林学艺,据他自己所说他是释永信直传弟子,还获名“释延优”(意为“完美”),自称是印度目前唯一真正的少林武学大师。

KanishkaSharma早在年就开办了印度少林武学机构,目前在不同城市已有三所分支,按照他写在机构官方网站上的说法——“印度少林寺(他确实是称呼自己机构的)是中国少林寺住持释永信唯一官方授权武术学校”,他开办的才是印度唯一正规少林武学机构。

而那座由他创办的坐落于喜马拉雅山中的“少林寺”,名头已经如此响亮且依傍世界最高山脉,条件嘛,当然不那么重要了。

KanishkaSharma自己也表示,虽然寺庙周围山清水秀,但他这里并不是五星级度假酒店。来这座寺庙为的是修行,学员不仅需要学习功夫,更需要参与集体劳动和生产工作——简单来说,刷碗洗床单打扫卫生这些生活琐事。

和上面那位少林武学大师的武术学校一样,你在这里依然能学到包括空手道、咏春和太极拳在内的多种武术。为此KanishkaSharma还邀请不同领域的中国武术师傅和他一同在印度教授学生——大概是这个缘故,这位印度少林寺创建者自己的FaceBook头像中带有一个明显的道家太极标志。

串味了

不过尽管依然带有一些中国功夫文化刻板印象的影响,KanishkaSharma和他这座远离俗世的“寺”也已然具有了些明心见性、返璞归真的味道。在他的“少林寺”里学习功夫的学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武术的核心不仅在于对抗,更在于修身养性。

一个多月前这位大师还不幸感染新冠,目前已然痊愈。在恢复阶段,他在FaceBook上上传了自己练功的视频,并详细描述了自己运用不同功夫使身体康复的方法——气功帮助恢复肺部功能,用洗髓功、铁线拳和洪拳来恢复呼吸系统......这套新冠恢复“套餐”看起来头头是道,听起来甚感惊异。

看起来,“南北少林”间已有了各自明显的风格特点。

除去其他我们还尚未了解的印度少林武学大师外,二位大师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也不知未来疫情缓解后,双方是否有意向展开“华山论剑”,好好进行一场中华武学文化的交流。

2

玩归玩闹归闹,从严肃角度来出发的话,印度和少林寺的缘分可能并算不上“自古以来”。

据《旧唐书》记载,佛教禅宗祖师,来自南天竺的菩提达摩曾来到少林寺修行,后宋代佛教史书《景德传灯录》中记,菩提达摩在嵩山少林寺的一出山洞里面壁九年,最终悟出佛法奥义,并在此圆寂。

在少林寺中,也随处可见以“达摩”命名的地方,例如达摩洞、达摩院,可见这位印度高僧对少林佛文化的影响。

关于菩提达摩对少林寺的影响,还有一种说法流传甚广。很多人认为,菩提达摩是少林功夫的初创者,有人说他在面壁九年期间练就了一套舒筋活血的功法,还有人说其融合了瑜伽和退伍军人的武艺创造了新的武功套路,而这些皆被认为是少林武功的雏形,菩提达摩也自然而然被称之为少林武功鼻祖。

对于这种说法,印度人还是颇为受用的。

“——功夫真的起源于印度高僧吗?”

“——印度武术在五六世纪早期可能通过佛教传入中国,从而影响少林功夫。”

当然事实恐怕要让这些印度网友失望了。根据更多的国内佛教典籍考证来看,这个说法更偏向于民间传说。

元代的《释氏稽古略》,以及干脆和菩提达摩出现在几乎同一时代的僧人释慧皎所著《高僧传》中都提及过菩提达摩来中原的事,但从未说过其到达过少林寺。而前面所说,提及菩提达摩前往少林寺的《旧唐书》和《景德传灯录》都著于其所处时代数百年之后,且《景德传灯录》中记载菩提达摩圆寂于年,而实际上少林寺于其次年才建成,前后矛盾。二者又非佛教典籍,难以作为考据。

不管当年的天竺人菩提达摩有没有真的入少林我们无从考证,现代的印度人倒是已经成功的融入少林寺中了。

今年26岁的HarshVerma和前两位大师相比要年轻很多,不过相比之下他少林子弟的身份也更具有说服力。年接受国内媒体视频专访时,这位小哥已经来少林寺一年半了。

HarshVerma曾是足球俱乐部AC米兰青年队的球员,后来膝盖受伤接受治疗,但效果不佳。HarshVerma想到的办法是寻求传统医疗的帮助,为此他带着病历来到了少林寺。

事情发展很顺利,他的膝盖在少林寺疗养期间痊愈了。不过HarshVerma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选择留下接受少林功夫培训。大概是足球远动员天生的运动天赋,这位印度年轻人后来还被少林寺内部所接纳,成为了少林武僧团的一员。

搜索并打开这位正统少林子弟的社交媒体,看起来他早已离开了少林寺,回到了家人中间。不过很容易看出少林功夫对其的影响颇为深远,HarshVerma的Instagram账号首页几乎全是他练习武术的内容。

而耐人寻味的是,HarshVerma并没有自称师傅,但在中国媒体的纪录片中,他也用了一个“一”这个字来描述自己在少林寺武僧中的独特身份。

“我是这里第一个被寺庙接受的印度人”。


转载请注明:http://www.zhuyongming.com/zysx/zysx/18678.html


当前时间: